忙里偷闲,何不到老茶馆坐坐?

时间:2022-01-17浏览量:1129次

茶, 

香叶,嫩芽, 

慕诗客,爱憎家。 

碾雕白玉,罗织红纱。 

铫煎黄蕊色,碗转曲尘花。 

夜后邀陪明月,晨前命对朝霞。 

洗尽古今人不倦,将至醉后岂堪夸。

这首唐代诗人元稹的宝塔诗题在顺兴老茶馆的大门外,据说是元稹为白居易而作的一首送别诗。从茶的色香形写到茶的烹制过程,再说茶的好处,真正是一首茶的赞歌,也有以茶喻人的意思。已是奇异的形式,偏偏还要倒排在墙上,要人从右读到左,引得很多不明究底的人常常站在那古色古香的茶楼门前蹙眉头。老茶馆要的就是这种先入为主的气势。其实,在顺兴老茶馆,喝茶只是很多活动的一个代名词,在那样的一种精致的外表下的浓郁的怀旧气氛里,可以做的事情很多,相比之下喝茶倒成了其他活动的一个借口,到这里来的人们要的是浓缩的老成都的气息,是舞台上眼花缭乱的节目,是石刻廊中那些新奇的道具,精致、细腻,只可远观,不可触摸,来的人经过重重的电梯和回廊来到这里,倒似有些深宅大院的感觉,不由得都矜持了,文雅了。

忙里偷闲,何不到老茶馆坐坐?

▲ 元稹

顺兴老茶馆是成都一处独具特色的茶馆,说它是茶馆倒不如说是一处感受老成都传统文化的旅游景点,经过经营者别具匠心的打造,它浓缩了茶艺、小吃、民俗表演、川剧绝活、石雕绘画、古董玩意,处处精雕细刻,处处浓墨重彩。

走进大门,左边一条长长的甬道,暗黄的灯光不知从哪儿打过来,扑面而来一幅极具立体感的浮雕,青石板路,青石桥,重重叠叠的吊脚飞檐的川西民居,一辆黄包车横在地上,与背后的浮雕浑然一体,让人恍惚回到从前,那不知年代的从前。越往里走,越惊讶,老街门楼,四合院天井,古戏台,头上包着头巾的老奶奶坐在门槛等着远行盼归的孩子,雕塑家运用浮雕、透雕、影雕,生动而精确地再现了小镇上下、木屋内外丰富的生活情景。临江古镇景观、市井院落风貌、老茶馆风俗、旧时水井,最令人难忘的是那座青石桥,沿着长长的台阶,似乎可以一直走到对岸,还有四合院里那方天井,仿佛能感觉到冬日阳光的温暖。

忙里偷闲,何不到老茶馆坐坐?

古旧的铜环、落了灰的迎亲花轿、老式的风谷机、一推就断咿呀呀响的鸡公车、墙壁砖石、桌椅木窗、茶壶茶碗、房檐木匾个个都有来历。墙壁上挂着的鲜艳的民俗画,可爱烂漫的样子,褪却了生活的艰辛,只剩下平凡的喜乐,耳边似乎能听到老街巷道深处的各种吆喝声。青砖古巷的尽头,是一座小桥名万福桥,桥下居然有一泓清池,艳红的锦鲤和两只白鹅相映成趣,放下挑担的脚夫和闲来无事的茶客在小桥对面的“幺店子”坐了下来,这样的景致真有些让人恍惚,仿佛是一出已准备就绪的戏,就待锣声一响,就要开场。

往右拐,豁然开朗。四方桌,雕花椅,盖碗茶,氤氲的茶香,密密的人声。身着旧时装束的茶倌茶娘穿梭其间,这便是喝茶的大堂了。舞台两边川剧脸谱青红皂白,古朴狞厉,透着世俗的欢喜和热腾。真的,锣鼓一响,“万年戏台”的川剧开场了!

忙里偷闲,何不到老茶馆坐坐?

变脸、吐火、扬琴、说唱、舞蹈和茶艺绝技纷纷亮相,我演的是“唱、做、念、打、高、胡、弹、灯”,你看得是喜、怒、哀、乐,啧啧称奇,挖耳修面、问卦占卜、江湖杂耍,还有店小二清脆的吆喝声,一招一式的掺茶功夫,源远流长的巴蜀文化就这样鲜活在眼前了。瓯香馆、临江亭、广春阁、香泉居等别致的包间中的客人也都汇聚到了大堂里,只是依然是文雅的,热切地鼓掌,兴奋地拍照,这是他们想象中的川西坝子,比他们的想象还要丰富鲜艳,还要痛快酣畅。

“苦中寻乐且邀来好友谈谈,忙里偷闲何不到老茶馆坐坐。”

这就是顺兴老茶馆,每日午后,茶客们陆续到来,要上一碗盖碗茶,这样的热闹夜夜上演,浑然不知自己也是演出的一部分。只是这样的表演毕竟太像一出茶馆秀了,真正的成都茶客也只会把它当成一个新奇的玩乐处,自己来过,带朋友来过,也就罢了,要体会真正的平民茶趣,真正地放松身心,还是随那蜀中难得的阳光到林荫河边去寻吧。

来源:成都市地方志